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佑吾也

星星还是那颗星星,月亮还是那个月亮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所知道的秦来来  

2011-10-11 11:11:52|  分类: 母校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秦来来是大境中学66届毕业生。66届是大境62年建校后的第2届,命运不济,临毕业适逢“文革”爆发,“造反”的造反了,“逍遥”的逍遥了,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全打乱了。66届旋进“文革”旋涡里,不能正常升学,无法按时“毕业”。

我是66届小学毕业生,也因“文革”无法正常升入中学,直到1967年11月就近入学进入大境。本来,“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”,正常教学秩序下不会相会的两届铰合在一道,我因而结识了秦来来。

印象中他象一位大哥哥,不参加任何派别,他是66届里唯一的不以“派性”和我们接触的校友。他会唱京剧,有一次“聚会”(借用一下当下时髦用词,当时应为“学习班”或是“斗私批修会”之类,记不确切了),他唱了一段样板戏《智取威虎山》中杨子荣的唱段,字正腔圆,深情饱满,引得一片喝彩。

他年长我们3岁,比我们沉稳很多,我们当时正处于“文革”的狂热状态之中,初生牛犊不怕虎,敢说敢做。他家住侯家路,离河南路大境中学一路之遥,学校运动他都看在眼里,存在心中。有一次,他因病几天未来大境,写了一封长信,慎重其事地交代我和另二位同学。我们深切体会他对“国是校事”的关心,深感他对我们这些小弟弟的爱护,也掂得出这封信的“份量”。祸从口出,言多必失,隔三届论“事”,犯了大忌,更何况白纸黑字,一旦落入“工宣队”、“专案组”手中,轻的影响“毕业分配”,重则查祖宗三代,挖阶级根源。秦来来不会不明白,他就是这么诚挚执着。

 

上山下乡各奔东西。再次“见”到秦来来,大约在80年代。我在一本《家庭》杂志上看到一篇署名“秦来来”的文章,本来以为是同名同姓,直至读了内容,快人快语直来直去的语风扑面而来,俗话说“文如其人”,我判定,他就是秦来来。文章中他剖白家庭,写了他的家庭出身,他的父亲,兄弟姐妹,他的经历等等。原来,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,他一直背负沉重的“家庭历史”包袱,真诚相信“出身无法选择,路是可以自己走的”,因而“夹着尾巴做人”。

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邓小平拨乱反正,纠正了一批历史问题,许多人卸下了沉重的家庭、历史“包袱”,轻装上阵了。秦来来是其中之一。

虽未谋面,我看到了秦来来和他的家庭。

 

90年代后,聚会逐渐多了,同学间偶然会谈到秦来来,先是传说他当了上海电台的交通台台长,后来,又听说他在东方戏曲频道做主持人,有点发福。道听途说,仅此而已。

进入新世纪,我回上海后,在新民晚报的“夜光杯”上经常看到秦来来的文章,如《侯宝林说“相声”》、《新凤霞画画》、《梅葆玖与上海的亲密接触》、《龚仁龙的滑稽戏路》……通过他的笔触,一个一个鲜活的人物呈现在读者和我的面前。

原来,秦来来先在豫园街道,后来在《青年报》工作,上世纪80年代考进上海电台担任戏曲编辑(编有越剧《宦娘曲》等戏曲),后担任有限戏曲频道副主任,高级编辑。几十年来,无怨无悔地坚守在弘扬祖国戏曲艺术传播的文化阵地上。作为大境“老三届”,他有这份功底;作为自幼戏曲爱好者,他有活跃的艺术细胞,成为专业的文艺工作者后,他在挚爱的艺术水晶宫里如鱼得水。

2005年,他厚积薄发,将其历年来采写的妙文佳作汇成《采访札记·写在舞台边上》一书,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。全书30万字,分为《名家风采·相约舞台》《雏凤凌空·感受舞台》《酸甜苦辣·品味舞台》《人生百味·天地舞台》四辑,有人物专访,有月旦名剧,有艺苑趣闻,有菊坛轶事,具有较高的可读性和史料性。

2009年,上海越剧院出版了《百年瞬间—上海纪念越剧百年活动纪实》画册,这本装帧考究大气的画册汇集241幅图片,分为“历史留踪”,“盛典佳节”,“华诞相庆”,“京城弦歌”,“缤纷舞台”,“有声有色”,“青春飞扬”。 秦来来是主编之一(另一主编是尤伯鑫)。

2008年,秦来来离开广播电台,时任大世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。

 

秦来来文曲俱佳。我读过他的一篇散文《吟诗赏曲觅清凉》,开宗明义:

“滚滚热浪袭来的时候,人们开始怀念有一个可以享受安静的环境。因为天热,人心最容易烦躁;而烦躁又特别加深了热浪的感觉。所以,心静自然凉,成了一种最难寻觅的感觉。”

于是,唐宋元明清,从古说到今,他带我们打开一栓栓古诗古曲的艺术门窗,娓娓道来,慢慢进入“心静身凉”的意境。他悟道:

“每当夜来避暑之际,泡上一壶香茗,关闭室内电灯,打开身边的收录音机,徜徉在古诗、名曲之中……那一首首古诗,一曲曲弹词,就像一阵阵凉风,为你送上一阵阵惬意,一阵阵清香。”

激情如火,心静似水。

 

很多人“见”过秦来来,从电视中,在广播里,或者是报刊上。有一次在校友会,我提到66届秦来来时,73届一位校友很是惊讶:秦来来我知道的呀,他也是大境中学的?!

这就是我所知道的秦来来。

想阅读秦来来的《采访札记·写在舞台边上》一书,遍求不得。2011年我在“孔夫子旧书网”上竟购到了这本书,九成新,扉页上还有秦来来、关栋天等8人的亲笔签名,我乐了。此为后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