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佑吾也

星星还是那颗星星,月亮还是那个月亮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知青的歌  

2011-10-15 11:38:52|  分类: 知青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(一)

记得否,当年曾有一首不一样曲风旋律的《南京之歌》在知青中不胫而走:

“蓝蓝的天上,白云在飞翔,美丽的扬子江畔是可爱的南京古城我的家乡,啊……长虹般的大桥直插云霄横跨长江,威武的钟山虎踞在我的家乡。

告别了妈妈,再见了故乡,金色的学生时代已载入了青春的史册一去不复返,啊……未来的道路多么艰难多么漫长,生活的脚步深浅在偏僻的异乡。

跟着太阳起,伴着月亮忙,沉重地修地球是光荣而神圣的天职我的命运,啊……用我们的双手绣红地球赤遍宇宙,憧憬的明天相信吧一定会到来。

……”

第一次听到这首歌,我的心被深深地触动了,这是首“深沉、缓慢、思念家乡”的歌,它在知青中飞快传唱,是因为触动到了知青某根脆弱的神经。

我最早是从赵惠国的口中听到这首歌,他低沉的嗓音完美地演绎那舒缓的旋律,这旋律恰切表达了知青当时一种非工、非农、非军、非学的无所适从的强烈的失落感,把人带入另一种意境,从而在知青中引起共鸣。《南京之歌》在当时普遍称作《知青之歌》。

1968年12月21日,毛主席发出了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的最高指示,毛主席的指示被谱写为语录歌唱遍全国。 

1970年,我们唱着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的歌走向广阔天地,毛主席语录歌成为当代知青运动的第一曲,与“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”等歌曲一起,因其豪迈奔放汇成上山下乡运动的主旋律。

但是,当时农村的现状并不适宜主旋律的传唱,知青所能接受引起共鸣的是另类的旋律另类的歌。这类歌只在知青口中传唱。

从赵惠国口中我还听到了另一首知青歌:

“我来到云南省放声歌唱,歌唱那云南省的好风光,上海的知识青年来到了云南省,云南省更兴旺!”

这首歌也称《云南之歌》,旋律欢快但缺少深沉,歌词平淡,远不如《南京之歌》,听说在黑龙江又可唱成《黑龙江之歌》,似乎仅仅是上海知青的歌。

此曲介于主旋律和《南京之歌》之间,无甚大意义,虽如此,聊补于无。

 

(二)

强烈的思乡情绪从一开始就始终笼罩在知青的心头,无法化解。我还从2队邵晓燕的口中听到这样的歌:

“来到这里不知多少年呀,我留恋的故乡,望了又望眼前只是一片辽阔的大水田,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到可爱的故乡,那静静地夜呀冷冷的风啊明月向西落!”

这原本是一首朝鲜的《望故乡-异乡寒夜曲》,知青翻唱来别有情调。特别是邵晓燕用她沪剧的嗓音哼唱更是催人泪下。当年,大境中学文艺小分队中她表演的沪剧清唱《不忘阶级苦》,“天上布满星,月牙亮晶晶……” 嗓音一起,不知博落了多少人的眼泪!

同样表达思念的歌曲,还有前苏联的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等,也在知青中悄悄传唱,值得指出的是,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当时属于苏修黄色歌曲;而《南京之歌》是被作为破坏上山下乡运动的反动歌曲。《南京之歌》的作者南京知青任毅因此遭受9年牢狱,差点命丧黄泉。一切抒情歌曲都在当禁之列。奇怪的是,一直到知青返城,也未闻一首正宗的知青进行曲问世。

知青之歌地下传唱着,台上只有一本上海市文艺战线编辑的《战地新歌》可唱。于是,另一类所谓的知青战歌产生了。

有一次我听九江地区知青上山下乡讲用会,其中一名九江女知青为了表达扎根(新洲)农村的决心,现场演唱了一首填词歌曲,原曲来自一部电影纪录片,描写内蒙古草原军马场牧工的战斗生活,旋律还动听,故我记忆犹新:

“站在新洲(草原)望北京,心中一轮红日升,新洲(草原)北京万里远,知青(牧工)和毛主席心连心!……知识青年(牧工)最听毛主席的话,为了革命(保国防)把根扎(养军马)!”

了无新意,已成昨日黄花。

 

(三)

同时期还有这样一些剧种剧曲在知青中口口传唱:

沪剧《芦荡火种》——“芦苇疗养院,一片好风光,天是屋顶地是床……”

淮剧《三毛学生意》——“寒风吹来吹动俉(我)的破衣裳……”

沪剧《星星之火》——“盼星星盼月亮,左盼右盼想亲娘……”

……

张公渡大队知青杨麒麟翻唱《红灯记》中《痛说革命家史》一段,惟妙惟肖。还有朝鲜电影《南江村的妇女》《鲜花盛开的村庄》插曲等亦用简谱在水库工地女知青间传抄。一些经典老歌,像《敖包相会》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等,也在“地下”悄悄传唱。

写到这里,有一则故事至今回想起还令我叹息不已。下乡初期,我们6名同学住在三开间的瓦房里,右边邻居是一位下放干部,我们叫她熊老师,可能是家庭出身不好吧,带着3个孩子被下放了,老公则仍留在县城。2个儿子,大儿子7、8岁,腿有残疾;小儿子1、2岁,晚上老是哭闹,女儿10岁左右。熊老师又要上课又要带3个孩子,生活非常辛苦。

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2个大点的孩子上完课后,挑水砍柴帮助做家务带看弟弟,常常稍有闪失即遭来母亲不问青红皂白的打骂。

我们和熊老师一家住在一个屋檐下,熊老师经常照顾帮衬我们,熊老师其实人很好的。2个孩子从来不敢抬头看我们和我们说话,我们在孩子的脸上也从来看不到笑脸。大男孩脚有残疾,母亲稍有照顾,女儿常成为母亲的出气包。

母亲不在家的时候,是最为安静的时候,也是孩子最快活的时候,这时便会传来女孩的歌声,这歌声是哀婉的,并且老是用一种起伏反复的调唱着,时间一长我们也听会了。

这是革命现代样板戏《红灯记》里《我家的表叔数不清》的戏词,江西采茶调的唱腔。这段戏的京剧唱腔是激昂有力的,受剧种的约束,用采茶调唱来变调淒婉低缓,也不知本来如此抑或是女孩自己首创:

“我家的-表叔-数不清——没有-大事-不登门——虽说是-虽说是-亲眷又不相认——可他们比-亲眷-还要亲……”

 纸面中无法直接表达这段唱腔,想一下同是江西地方的民歌《十送红军》吧,一步一叹一回转,含悲无泪又满怀企盼,同是这种感受。女孩一唱,我们便寂静无声,否则歌声便会嘎然而止。

赵惠国在知青班里时常演绎这段唱,声音在我心底久久徘徊。赵惠国大返城回沪,成家后生有一女。赵惠国在女儿尚未成人时不幸因病离世,他的歌声竟成为绝唱。

 

(四)

        1978年后,随着知青返城,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渐渐尘埃落定,淡出人们的视线。正当知青自己把它淡忘的时候,一批以知青为题材的电视连续剧,其中的一些插曲,又深深地勾起了上山下乡往事,触动了知青的心。

    

“天上有个太阳,水中有个月亮,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,那个更圆?那个更亮?”——电视连续剧《今夜有暴风雪》插曲《心中的太阳》

“美丽的西双版纳,留不住我的爸妈,上海那么大,有没有我的家,爸爸一个家,妈妈一个家,剩下我自己。好像是多余的……”——电视连续剧《孽债》主题歌

    

“青春的岁月象条河,岁月的河啊汇成歌。 一支深情的歌,一支拨动人们心弦的歌,幸福和欢乐是那么多;一支消沉的歌,一支汗水和眼泪凝成的歌,忧郁和颓丧是那么多;一支振奋的歌,一支蹉跎岁月里追求的歌,憧憬和向往是那么多” ——电影《蹉跎岁月》主题歌《一支难忘的歌》 

 “问爹问娘问夕阳,天上有没有北大荒?……别让我回头望,让我走一趟,高高的白桦林里,有我的青春在流浪”——电视连续剧《年轮》插曲《天上有没有北大荒》
   

李春波的一首《小芳》更是唱遍大江南北。这些虽与知青搭边的歌曲其实已成为全国人民的大家唱了

 

(五)

知青的歌是上山下乡运动那个特殊年代的产物,忧伤、迷茫的气氛萦绕在知青们的心头,正是有了这些心传口授的知青歌曲,才使那苦涩迷茫的日子有了些许色彩,有了幻想和梦的滋味,陪伴着知青度过了难忘的岁月。

凡有知青的地方,一定会产生与之相应的知青的歌。

2008年,我从原虬津公社上海知青《寻找青春的记忆》碟片中忽然听到了一首《难忘老知青》,那委婉抒情的旋律,那似曾相闻的江西地方曲风,又一次深深打动了我。词曲作者樊蔚源,江西遂川县人,小时候和知青耳鬓厮磨,从此与知青结下不解之缘。

岁月流逝,忽然我们也变老了,从昔日的小知青变成了老知青,人也依依,情也依依!

这一辈子我的记忆里永远忘不掉蹉跎岁月中那一支支曾经唱响的歌;亦难忘第二故乡亲人再次的声声呼唤:

当年的小知青插队在村里,

第二故乡的亲人思念你。

几回回梦里常相见,

总想轻轻地告诉你:

那盏油灯,那顶斗笠,

依然存放在老房东的阁楼里;

半壶老酒,一盘残棋,

依然珍藏在老队长的笑谈里。

 

如今的老知青安家在哪里?

第二故乡的亲人祝福你。

几回回梦里常相见,

总想悄悄地问问你:

那张照片,那本日记,

是否经受住岁月的洗礼?

故土寻梦,旧地重旅,

是否选定了成行的归期?

 

啊,老知青!

走过同苦同乐的风风雨雨,

人也依依,情也依依!

多少不息的缠绵哟,

留给我,留给你,

留给永远难忘的回忆!

 

2011年8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