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佑吾也

星星还是那颗星星,月亮还是那个月亮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10节车皮  

2011-10-27 16:45:11|  分类: 企业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今年以来,铁道部“绯闻”不断,先是“高铁”不断提速,提前通车产生异议;后是“7.23动车”追尾,闹得满城风雨哗声一片。安全事大,人命关天,孰是孰非自应有权威专家审查定夺。

上世纪70年代末,我和“铁老大”间接打过一次交道。那时我在江西星火化工厂,每年回沪探亲,通过铁轨的次数多,来回一趟一个月的工资就为铁道部打了工。

那一年,秋风起蟹脚痒时节,离过年还有好几个月,厂里一条消息传到耳中:厂供应科贴出皇榜,谁能到北京铁道部为厂里搞到10节车皮计划,帮助厂里解决原料运输的困难;哪怕是解决5节甚或1节,供应科给予出差,并报厂里给予奖励。

原来,其时铁路运输告急,厂里急需的生产原料,全部被堵在醴陵铁路中转站,一律由铁道部按计划指标审批通过。厂里原料告急,化工生产投料后必须连续运转,缺料后反应釡停止合成反应,会危及设备,一旦停产损失巨大,全厂上下万分焦急。

供应科长上京;生产厂长上京;厂长通过化工部关系亲自上京,回来后自我解嘲,好家伙,真是铁老大,站在门口水都不给喝,连门都不让进。这些内幕,我并不知道。

当时供应科的刘志振科长,是从行政科长刚调过去的,正急得头头转,忽然探听到我姑妈在铁道部工作,就把我当成了全厂的救命稻草。连忙找到我,问能不能找到关系,批下10节车皮?

那个时候没有手机,电话也不普及,也无法与姑妈直接联系。厂里了解我姑妈在铁道部财务处上班;我姑父在铁道部电气化工程局政治处工作,就说行,去试试看吧,于是,我在本部门告了假,带了10斤花生果和一些景德镇的瓷器,作为第一次上北京,送给姑妈的礼物。供应科常驻北京的奚复新将和我一起赴京。

我记不得是怎样把消息告诉北京的姑妈和上海家里的。对于这次出行一直忐忑不安,既为第一次上京感到兴奋;又怕完不成任务回来脸上无光。

奚复新将我当宝,说到上海转乘飞机到北京,这样快一点,建议正中我的下怀,我还从来没有乘过飞机呢。堂兄提着蒸熟的大闸蟹到火车站来接我,他还以为我中转上海直达北京呢。

平生第一次坐上了飞机,很兴奋。三叉戟,票价60元,连登机牌我还保留着呢。

到了姑妈家,姑妈说,虽然他们同在铁道部上班,但是铁路运输归铁道部运输局管,等明天由他们拿介绍信去碰碰运气,不用我去,我去恐怕连大门都进不了。给了我兜头一盆冷水。这一天我是坐立不安。晚上,姑父回来说,没门,全是求办事的人,连他去也没人搭理(姑父是政治处的干部),铁老大还真是铁老大。

姑妈说,以前住铁道部宿舍时对门的邻居,好像是在运输局上班的,没什么交往,要不上他家去问问看,不知能不能求得动。

事已至此,姑妈只好亲自出动,我知道,姑妈是最不善于求人的,庄家门里可能都是这个脾性。姑妈拿出我奉献的10斤花生果等礼品,回了老房子一趟。我自然还是在家里等消息。

这一次带来的是好消息,姑妈敲门先见到的是老太太,见是老邻居自然比一般人要亲热,无巧不成书,男主人如今正是运输局长,姑妈将侄子所托一五一十和盘托出,并且强调,侄子厂是军工三线厂,纯是公事,实在是原料跟不上影响生产,才受委托进京求援。局长听后写了张条子交给了我姑妈。第二天,我姑父凭局长的条子到运输局直接找到具体经办人,很顺利的取得了10节车皮计划。姑父说,令满屋的全国各地上门办事者目瞪口呆。

大事解决我松了一大口气,我连星火厂驻北办都未去过一次,铁道部的大门往哪开也不清楚,仅仅凭姑父姑妈的关系,就“完成”了出差大事,奚复新将指标手续取走后继续下面的办事;在二天等待的日子里,他也带我逛了京城一些地方。我因为第一次到首都,什么都感兴趣,就留下继续玩。

我化几元钱买了一张公交月票,兴致勃勃地游览了天安门,姑妈从部里要到了一张“毛主席纪念堂”入场卷,排着长长的队伍,怀着崇敬的心情瞻仰了毛主席的遗容。当然,北海,团城,故宫,颐和园是必去之处,表弟张旭特意请假陪我上了长城。月坛公园就在姑妈家对马路,那是抬腿之劳;钓鱼台在姑妈家门口那条马路的最深处,外人不得进,但我也算在它的门前到此一游。

我在北京美美的游玩了一周,依依不舍地坐火车经上海,风风光光地回到了江西星火化工厂。我此行完美的完成了厂里预期的任务,我听到了各级表扬,但没有得到任何奖励。有人曾经告诉我,地下交易是1000元一节车皮,10节车皮就可诞生一个“万元户”,但我不是。

世上好多事是这样的,有的时候你拿一把,身价就上去了,但我并不善于这样做,也无底气这样做。相反,在我回来报销时,还遇到了一点点的小麻烦,第一,出差坐飞机是要有级别的,我显然不够;第二,在城市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是凭小票报销的,买周票显然不合规定。最后经厂长特批报销。

从现在来看,这是一趟完全清白的公差,除了我本人“假公济私游山玩水”,我姑妈姑父是清白的,铁道部的有关人员是清白的,铁道部之所以垄断醴陵铁路中转站的货运,是因为醴陵以及株洲站是江南最大的货运编组站,是当时全国五大客货运输特级站之一。

1979年我回上海过年,我和堂兄在广播中听到以下消息:2月17日,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在云南广西边境打响了。这,就是产生“10节车皮”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年10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