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佑吾也

星星还是那颗星星,月亮还是那个月亮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庄市(三)  

2013-08-29 09:38:33|  分类: 家族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庄市,天天在“宁波帮”老房子中间,见得多产生视觉疲劳竟熟视无睹了。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人好好介绍。阿爷从车站接我们进庄市,走进七拐八弯的巷子时,曾指着一处地方说这是过去的老房子,以后再无其它的介绍。近在咫尺的东祠堂,竟是在本世纪初特为寻访而至才得以一睹芳容。处在文化大革命的特殊岁月,谁敢去赞赏“四旧”呢?其实,阿爷本人亦是13岁离开庄市到上海当学徒,以后每次回家也仅是客居而已,文化大革命岁月恐怕是他最长的一次。

对庄市记忆深刻的有叶家粮站,即叶家大院。叶家大院一是占地大,二是从庄市到叶家全是石板路,我们跟在阿爷后头去叶家买过米。可惜叶家大院(叶家粮站)后来被拆除了。

记忆深刻的还有“庄市疗养院”,即同义医院,从庄市望去,疗养院临水有一排绿树随风摆动,风景迷人。一次我们悄悄走进去,爬上了停在河上的小船,舱里有水,水中竟有一条黄黑斑驳的奇怪的鱼,我大着胆子抓着鱼的背鳍将它提出水面,它竟发出了“昂赤昂赤”的叫声,吓了我一大跳。后来才认识知道它叫昂刺鱼。

当年的疗养院经常有演出活动,得到消息的邻舍隔壁就带我们同去观看。清一色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演出。有一次的压台节目特别精彩,以致于到今天其它表演忘得干干净净,压台的唱歌却留在了心底。报幕员说:今晚请到了北京来的艺术家为大家演唱。一位身材修长的女青年走上台前,一首《情深意长》顿觉不同凡响,掌声不断,幕谢了一次又一次。

第二天,不知谁也不知从那里打听到消息,那位美妙歌喉的歌唱家参加过大型舞蹈史诗《东方红》的表演,现在住在庄市街后面,我们跟随大家一起蜂拥追星而去。大概是后河头一带,经过敲门等待,年轻美丽的她真的出现在大家面前,拗不过大家的掌声,倚着老房子,她给大家送上清唱。除了《情深意长》,还唱了电影《红日》插曲:《谁不说俺家乡好》;电影《地道战》插曲:《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》,还有《毛主席来到咱农庄》等歌,不啻是阳春白雪天籁之音。众人不过瘾,鼓掌要求一唱再唱。这时,出来一位后生,恳求大家说:格是我阿姐,身体不好从北京回来养病的;唱过好唻,大家帮帮忙。如此之下大家才怏怏散去。从头至尾只听其唱未闻其声。

美妙的歌声一直忘不掉。来自北京,表演过《东方红》,从这些歌的首唱来看,应该是演员邓玉华。邓玉华,著名歌唱家,满族,1942年生,北京人。是不是她呢?1967年她来过庄市吗?那时她和庄市什么关系呢?如果不是她,那又会是谁呢?1967年庄市留给我一个谜。

1967年,当电影《红日》定为大毒草,《东方红》作者肖华“靠边”,抒情歌曲禁止演唱,这些歌在庄市还能唱响,没有人抵制,可谓是奇迹。庄市人尊重艺术不跟风,乡情使然。

记忆最深刻的当然是梧桐树下祖屋。祖屋虽比不上宁波帮发迹后建的高墙大屋,但同样充满温馨,令人留恋。明堂院子里那棵无可名状冒名顶替的槐树;院子西北角青翠浓绿的小竹林,傍晚回林的鸟雀发出的叽叽喳喳的鸣啾;小燕子回到堂邑啣泥筑巢繁衍后代忙碌的身影历历在目。梧桐树下的明堂里,最多时有老小20多口人生活,人气旺盛生机盎然。

1967年,“文革”烈火正在熊熊燃烧,明堂却依旧岁月静好泰然如素。公公阿太吃饱饭困足觉笃悠悠照理要走出明堂到街上兜一圈散散心,经过阿爷的起居间,一个大聋一个小聋,每天照面打着哈哈。二位古稀老人,任外头搞得“一天世界”,耳不闻则心不烦,没有人难为他们。阿爷更有意思,第一次看到铝水壶放在多芯煤油炉上烧水,时间效率大大超过三眼灶和瓦罐(土壶,有壶盖、壶嘴和提把) “弹”(烧)水,竟然提着壶走街穿弄炫耀,情之所至竟也忘乎得可以。阿爷人缘好,庄市街上的菜贩,人称“牛皮阿毛”,家住梧桐树下贴隔壁,走过路过有事无事常来和阿爷嘎嘎“三湖”,阿爷买菜也常照顾他生意。

明堂像明镜那样立体透明,客堂间一般不可随便动用的。弟弟阿爸每天晚上在家门口摆上小桌掰掰老酒。夏天的夜晚,躺在明堂中央,看着闪闪的萤火虫,数着天上的星星,听着庄市版的牛郎织女的故事,大人们则谈着家长里短。四季不时有能工巧匠敲开大门,阉鸡的,补锅的,补缸的,那家有需便在明堂一角摆开工场。炉灶里的草木灰,茅坑中的粪水也有人定时上门掏净兑钱,那时草灰和粪水是上好的有机肥料。

明堂里的日脚过得像钟摆一样有条不紊。有一天太阳西下,一个胸挂毛主席像章,身缚红绸、腰胯锣鼓的男子推开门,弯腰鞠躬,要为大家表演节目。庄市街就巴掌大一块地方,早就风传有个“大五”(疯子)会跳舞唱歌表演节目,今天正好找上门来,“小挽”“小娘”欢呼雀跃,阿爷招呼他进来,会钞后进房休息,我们则津津有味地欣赏“疯子”的表演。“疯子”自报自演自拉自唱,他的节目好像经过了专门机关审查过一样,清一色“忠”字舞、语录歌,间或《白毛女》和《南泥湾》。表演一丝不苟,动作滑稽夸张,逗得人前俯后仰。后来听人说,“疯子”曾经也是一名大学生,精神受到刺激变得疯疯癫癫。没有人当面骂他疯子,各自“乐”在其中。“疯子”用街舞讨生活保“尊严”。

动乱的年头,1967年之庄市,抒情歌、“忠”字舞、有机肥共存的岁月。

2013.8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