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佑吾也

星星还是那颗星星,月亮还是那个月亮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  

2016-04-29 21:53:59|  分类: 生活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各位老领导老同事老朋友:

 上周日(24日)接到我师父张明德突然去世的噩耗(寿95岁),和诸玲炯于周一(25日)上午9;50分坐高铁去永修奔丧。车行3小时47分达到南昌西,下午赶到永修殡仪馆。参加了师父的吊唁守灵,26日的大殓、入葬仪式。

我88年离开星火至今已28年,期间于2008年利用知青返乡集体活动的间隙,到过杨家岭,和张师父和修师傅(蔡朋发丈母娘,是我进食堂工作时的师傅)见了面。当时听说了星火在县城建了小区,碍于集体活动限制没有前往,也留下没有能再回老星火看看的遗憾。这次,决心利用点滴时间见缝插针多看看。当天晚上,本想在晚饭后在小区广场会会跳舞的星火大妈,无奈天下雨广场舞偃旗息鼓,只在幽幽的灯光下巧遇雨中散步的胡义和,他精神和身体相当好。他要我代向大家问好。

 26日张明德葬礼活动一结束,下午,和诸玲炯分别登门拜访了李碧玉、石万玉、张振东、刘协琪、杨思才等老朋友。

  27日,经我们的特意提出,师父的二女婿胡小勇开车,带我们前往梦思魂牵的老星火厂区生活区怀旧。听说老星火荒草一片,上午不见人影,去前做了最坏的思想准备,打听了“大老丁”等原行政科和食堂的领导同事的住址,其他张三李四则一概空白。

向阳村前到食堂前原来的大片农田已浸为鱼塘;食堂前原本放养“洗澡鱼”的池塘填平成街心花园,沧海桑田了。老星火人引以自豪的新招待所和购物中心(都是我们走后建的),作为当年的标志性建筑依然存在,但今非昔比。招待所早被“洗劫一空”,金玉其外败絮其中;购物中心偌大的底层只有一张桌子三把椅子,原先开大客车的杨师傅等三位老人正懒散地下象棋消遣。在向阳村和永红广场前陆陆续续碰到一些熟人,前后有10来个,完全是随机撞见的,思路就此被打开,互相之间“慢慢”对号,迅速回到了30年前。有的还陪着我们一起“瞻仰”了老食堂、冷库、冰棒房、澡堂、教育楼、医院等老星火“遗迹”。

还有一个心愿,不知山里厂区如今怎么样了?有机硅和752全部迁到杨家岭生产,那里已成为禁区,禁止任何人和车辆进入。今年大年初一,星火厂老厂长张荣的儿子(现河北省长)、女儿和女婿(原九江市委书记)等3人,轻车简从从南昌开车到厂门口,以老星火人的名义想进厂区怀旧。硬被挡在大门口,无奈之下给星火熟人挂了电话,这才破例放行。我们做好了“非请莫入”。幸好小勇与当值门卫熟悉,他网开一面,并且还告知有些路已无法通行。果然,破裂的水泥路缝隙中顽强地长出青蒿,二旁则荒草齐腰,665车间和228车间已根本上不去,原来人来车往的厂区肃穆萧条,只有“三线建设要抓紧”的标语还在;只有长流的山溪仍然发出轰隆的声响。我们在空分车间、663、电仪车间、黑风口急弯处的有机硅车间门口下车逗留驻足良久。当年我曾在山里食堂生活上班,后来,开车为车间倒班工人送饭送水, 夏天时在这条山间路一天开车来回要跑6趟。星火的所有大车小车在这样的深山大沟复杂的地形行驶,竟从来没有发生过碰刮翻沟的事故,莫非有山神保护?

在老星火居住的大约还有200来“户”,大部分都是70岁朝上的老人,儿女在杨家岭上班,或者在外地打工,均在永修“星火花苑”买了新居,所以,称户其实充其量只有老夫老妻,有的老夫老妻还是二地分居,有一方在帮子女带小孩,一方孤身开荒种地,死守着“一亩三分”。想见面的二位食堂老同事就是在自留地中被唤回来的,“本性”难改故土难离啊。这天是周三,厂里会派一辆车送这些“留守老人”到艾城医务室抓药。在我们即将离开老星火前,碰到了去抓药的“顾调度”,抓药的老人回来了,我们总算在临离开前在向阳村家属楼2楼一间逼仄的住房里,登门见到了大老丁。这位耄耋老人去年老伴过世,如今一个人与孤灯为伴,不愿去拖累子女。见到故旧别提有多高兴,本想同他握个手道个别,却一再要我们再说5分钟话。我们看到桌上他刚从外边带回来的一大包馒头,“打个蛋汤对付了”,他说。有句话说,工人阶级为了国家三线建设,献了青春献自身;献了自身献子孙,说的不是他们吗?

他们自嘲:这里空气新鲜。可我们都是从老星火大山中走出来的,有谁愿意在那里呆一辈子啊。

久仰永修新县城,道听途说星火花苑,此次身临其境亲眼所见,果然不凡。小区内有2000多户规模,一千多万元的绿化投入,网球场,活动室,室内羽毛球馆,水景雕塑等景观一应齐全,毗邻县府大楼和县府前广场,大门外小超市小饭馆小商铺鳞次栉比。走出数百米,刚刚落成的“铜锣湾”大型综合超市,集购物餐饮娱乐一体,为星火人包括当年“老星火”们津津乐道。到永修星火花苑购房定居,实在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生活不逊于一般的城里人。

白天,小区大门正对的“天辰桥”二边的护栏上坐满了唠嗑的星火老人——那是星火花苑一道靓丽的风景。夜晚,小区内的广场舞,则是小区内的另一道夜景。

始终想不明白,二地星火老人,下半辈子生活差别怎么这么大呢?有图生活方便的,有享空气新鲜的,青菜萝卜吗?

短短时间里用数码机记录下一些浮光掠影,杂乱无章,在此地现丑,以飨各位的厂恋乡情。小人之见,窃以为各位都多少像我那样有星火情结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庄天佑  2016.4.30
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
在师父家客厅墙上翻拍的“合家欢”(2013年春节) 
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 厂区道路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厂区山涧 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废弃的厂房 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厂房墙上的标语 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博主在永红村原住宅  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破败的食堂 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在老星火和老同事合影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和黄学识
 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老星火人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 大老丁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 和小勇(中)诸玲炯(左)在老星火厂大门前合影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永修星火小区
 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星火小区近景
 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小区内景
 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小区外铜锣湾超市
 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 
 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 和师父的大女婿  
 
回星火——写给“老星火”人 - 上天保佑 - 上天保佑的博客
 和张永利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